【楼诚衍生】【凌李】回来了

大概OOC?       o((⊙﹏⊙))o

-------------------分割线君-------------------

“必须去吗?”凌远扶着墙,疲惫的声音中仍然是改变不了的担忧和心疼。

李熏然抿着嘴不说话。

 

两个星期前李熏然被调去省外协助调查一起重大贩卖人口的案件,回来的时候竟带了一身的伤。凌远加完班回到家看到躺在床上的拼命三郎,又生气又心疼。生气的是他家小孩总是不顾任何情况,一上战场就想要往前冲。心疼的仍然还是小孩在伸张正义的时候总是不知道要爱惜自己,保护自己。

前几天上次的案子刚结,上面觉得李熏然的表现很出色,又想着让他参与一起跨国贩毒案。毫无疑问,李熏然在接到任务后就一边给凌远汇报行程,一边快手收拾行李。凌远知道这起棘手的案件,在新闻上已经报道了好一阵了,这群犯罪分子的行为只能用疯狂二字来形容。李熏然没敢跟凌远说这次他要面对的,就是上次让季白在床上躺了足足一个星期的那群人。可是季白知道,然后庄恕知道,接着凌远知道。所以他担心,不想小孩去。

 

楼下车子在等着,楼上的人还没谈妥。

“你伤刚好,好好歇息一段时间行吗?就不知道要爱惜自己?”

“我要去。”

凌远沉默。

“老凌,你放心,我会小心的。”李熏然知道凌远情绪不好,想向对方撒下娇却又不敢,两只手就这样来回地抠着行李箱的拉杆。

凌远注意到了李熏然的小动作,唉,为什么这个人是他的软肋呢。

凌远伸出手捏了捏小孩的脸,“给我好好地回来。”

李熏然蹭了蹭覆在自己脸上的大手,朝自家男人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我保证。”

 

对于凌远和李熏然来说,选择了他们的这个职业,就等于选择了责任和奉献。

凌远在医院见惯了病痛带来的生离死别,却会害怕下一个伤者就是警察。

李熏然在罪恶的黑暗中面对尖刀或是枪口无惧无畏,却会害怕下一秒的一个不小心就会让那个人独自面对剩下来的岁月。

 

半个月,李熏然没有联系凌远,凌远也没有收到关于李熏然的任何消息。凌远依旧以高强度的工作来麻痹自己内心的不安。

半个月后,李熏然回来了,带着左肩的枪伤和腰部的刀伤。

结束了汇报的李熏然放弃了和队友和庆功宴,打了车就直往医院奔。

 

那个时候,在抢救伤员的直升机上,每个人都在叨叨:“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躺在担架上的李熏然笑着,什么大难,什么后福,都不重要,也不想要,只要还能再见到凌远,就好。

 

凌远,凌远,凌远,对自己而言,这个人是信念,是支撑,是铠甲,是生命,是全部。

快点,快点,再快点,快去找他,快去见他,快去安慰他,快去拥抱他,快去亲吻他,快去告诉他,他有多爱他。

 

从办公室里走出来的凌远下一秒就被一个穿着警服的家伙撞了个满怀,“冒冒失失的,撞坏了你赔?”白大褂伸出手揉了揉怀中人的小卷发。

“赔就赔。”

“三陪的陪。”

“呸。”嫌弃的声音从胸口处飘出。


凌远收紧了双臂,踏踏实实地拥住了自己世界的全部。

李熏然感受着胸前和背后透过来的温度,真实的,温暖的,迷恋的,专属的。

 

老凌,我回来了。

熏然,谢谢你回来了。

 

他们在大多数的时候都将自己毫无保留地交给各自的坚守,在脱下坚强的盔甲后,只想以最真实,最柔软,最平常的自己去面对属于自己的生活,属于自己的爱人。

 

他放开双手,他就在自己跟前。如此,幸好,真好。

-------------------分割线君-------------------


评论
热度(28)
 

© 海绵宝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