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衍生】【凌李】我把你嵌进生命里

私设是我的。

OOC是我的。

玻璃渣也是我的。¯ □ ¯

-------------一本正经的分割线-------------

据说人在面临死亡的时候,脑海里会浮现出许多过往的人和事。

李熏然倒下的那瞬间,眼前只有凌远绝望的痛苦,他想伸出手去摸摸凌远的脸,想告诉他不要怕,可是他不能。他只能睁大了眼睛,用力地记住凌远的脸,用心地一遍遍跟凌远说对不起。

对不起,我爱你。

凌远就这样望着他的熏然慢慢地倒下,好像电视上的慢镜头那样的缓慢。脚迈不开,脑子不能思考,只有一个声音不停地在乱撞,熏然,不要。

凌远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熏然的身边。他就这样抱着满身是血的小警察,强迫自己不要抖,贴着怀中人的脸不停地告诉他,“不要怕,熏然,没事的,我在。”

“凌……远……”还没够,还没看够这个自己深爱着的男人,还没爱够这个深爱着自己的男人,还没听够这个男人说的情话,还没讲够想对这个男人讲的话,还没走够跟这个男人并肩的人生。

“熏然……熏然……”风雨摇曳,汪洋无边,凌远抓不住李熏然的浮木,心开始溃散,就要不能呼吸。

 

全世界都在流传李熏然英勇殉职的事迹。没有人能发现凌远在无穷无尽的黑暗里走不出来。

凌远抓着不知道是第几瓶的啤酒,踉踉跄跄地走上了天台。那一个角落,两个人曾经喝多了窝在一起的那一块地。

凌远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地渴望自己能彻底地醉一次,由里到外。

哪怕是翻江倒海的呕吐也可以,这样他就能把自己心中压抑的痛苦和心死都吐出来,最好能把肺腑都给吐出来,让李熏然看看自己有多无望,这样他就会跳出来骂他,心疼他。

然而人越是想要喝醉,思绪就越清晰。

“李熏然!你他妈给我回来!”凌远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冰凉冰凉的,就像李熏然冰冷的身体,提醒着自己,这一次,他真的不在了。

 

那么,李熏然,你入我梦里来看看我,好吗?

然后,李熏然似乎就真的来了。

他还是一身白衣,温柔如风。

他来告诉凌远他很好,他来告诉凌远不要难过,他来告诉凌远他们不会分离,他来告诉凌远他会追逐他的呼吸,他来告诉凌远他会陪着他走向漫长的余生。

“老凌,我在这里,”李熏然把手放在凌远的左胸上,“在你生命里。”

“熏然,别走。”凌远不愿松开手。

“不走,陪你,”凌远感觉那人的卷发扫过耳旁,“老凌啊,你知道我最想要的是你能好好的。”

“我知道。”他的熏然那么明亮,那么善良。

“那你就好好的,好不好?”

“好。”凌远睁开双眼,把头埋进李熏然的枕头,悲伤如海。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失,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

余生漫长,有你在,就还有希望。

 

树枝在摇摆,风在低语,雨在淅沥,一个男子在沉睡不起,一个男子在念念不忘。

凌远想,在某一处,另一个李熏然在那,在那一处,另一个凌远肯定也在的,他们代替他们爱着,这也很好。

凌远俯身,嘴唇贴上照片上英俊的男子。

熏然,我很好。

熏然,你好吗?

 

你的姓,你的名,你的笑,你的泪,你的肌肤,你的温度,李熏然,我都无限珍藏,日日夜夜,岁岁年年。

------------一本正经的分割线------------

大概要开学了所以心情很down  - __ -

评论
热度(25)
 

© 海绵宝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