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衍生】【凌李】我很满意你的习惯

-------------------新年快乐呀-------------------


新年伊始,人们从四面八方赶回家,相聚在明亮的灯光下。坚守在岗位上的人民警察和白衣天使终于能赶在楼下小火锅店关门前吃上一顿应节的夜宵,实在不易啊。

 

跟医院的值班医生交接完工作,凌远就马上开车往家里赶。两个人白天商量着晚上放个假不做饭了,到楼下的小店打个火锅完事。

李熏然也才刚结束手上的活,一个电话给凌远表示新年吃饭前应当先沐浴更衣。

冲个澡,穿好新衣,再一起吃个饭,完美。

 

凌远和李熏然经常帮衬楼下的这家小店。一来生二回熟,很快的老板就跟两个人熟络了起来,偶尔也会讲起自己的故事。原来老板年轻时由于父母的压力被迫和青梅竹马分开,到现在也还是一个人过着,逢年过节的也不回家,就这样守着这座城,这家店,过了大半辈子。

每次看着两个年轻人在饭桌上的互动,想想也知道人家是什么关系。“自己想怎么过就怎么过,这样挺好。”不知道是对自己说的,还是对凌远和李熏然说的,每次和两个年轻人聊起天,老板总是这样说着。

 

一梳妆打扮完,李熏然就拖着凌远直往店里奔。“好饿啊啊啊啊。”

老板一听到李熏然的声音,指了指摆满食物的桌子,“早就帮李警官和凌院长把菜和锅都准备好了。老样子,番茄鸳鸯锅和配菜。”

“谢谢老板~”李熏然向老板和凌远投去感激的眼神,无法自控地扑向餐桌,那股激动劲儿让凌远觉得很是好笑。李熏然当然知道凌远在回家的路上就先给老板打过电话了,为的就是让自己可以一进店就动筷。啧啧啧,身边人真好。

 

“咳咳咳。”被碗里沾了辣椒的酱料呛到的李熏然一把抓过凌远手中的菊花茶猛吸了两口。

 “老凌,给重新调个酱。蒜泥,芝麻油,芝麻酱,蚝油,沙茶酱,醋,葱花,香菜,多多香菜。”给辣椒逼得就要冒眼泪的李熏然一边用手胡乱地在嘴边煽风,一边有条不紊地指挥着自家爱人。

咦,见底了。李熏然装做一副“不关我事”的样子,把饮料推回到凌远的面前,露出标准的李式傻笑。

凌远只能摇摇头,认命地按照李警官的吩咐重新调料,淡淡的微笑里满是宠溺的味道。

 

“老凌,酱料又辣了。”唰了最后一片麻辣牛肉后的李熏然再一次眼巴巴地看着凌远发出求助。

“知道了我的祖宗。”凌远无奈地放下筷子,自觉地接过李熏然手上的调味碟,重新开始给对面的人调料。

 

李熏然看着凌远一次又一次帮自己调料的那个认真样,别说还真的挺迷人的。

啊不对不对,调太多了,这样浪费不好。

凌远看着写在李熏然脸上的各种心理活动,嗯,忍住,不能笑他。

 

回到家里的两个人突然发现吃完饭浑身火锅味,你看我,我看你,默契地点点头,得,再洗一次吧。

 

第二次冲完澡的两个人拥坐在落地窗前。窗外烟火璀璨。

李熏然突然想起刚刚结账走人时邻桌那几个女生兴奋的眼神,大概是猜到了他们的关系了?

“啊老凌!刚刚吃饭别人是不是猜到我们了啊?”

“嗯?怎么突然这样问?”凌远看着李熏然有些茫然又有些懊恼的表情,这小脑袋。

“就是想起,刚刚吃饭的时候那样使唤你吧,貌似有些理所当然。”李熏然的手指穿过凌远的发梢。

凌远抬手刮了一下李熏然的鼻子,“你才知道啊。刚刚隔壁桌那八卦的眼神哟。”

李熏然不好意思地蹭了一下凌远的指尖,嘟囔着:“习惯。”

凌远眯着眼,心里承认着自己被撩到的事实,低头轻碰怀中人的耳垂,“我很满意你的习惯。”

 

是呀。他来了,教会了彼此习惯。

他习惯了生活中有他,他也习惯了生活中有他,就像呼吸需要氧气,难舍难离。

 

新年快乐呀熏然。

同乐呀凌远。


-------------------新年同乐呀-------------------

评论(2)
热度(46)
 

© 海绵宝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