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衍生】【凌李】大头远和小卷毛

大概是温情的小短文

------------------------OOC分割线------------------------


以感谢帮忙解决医闹为理由的凌远成功问到了李熏然的微信号。

以换药提前联系方便为借口的李熏然成功要到了凌远的手机号码。

 

噔噔噔。新朋友通过微信ID请求添加好友。附加信息,你好,我是凌远。

噔噔噔。新朋友通过通讯录请求添加好友。附加信息,hey,我是李熏然。

 

凌远点开小警察的头像,右上角,备注,小卷毛。

李熏然点开凌院长的头像,右上角,备注,大头远。

 

李熏然把顶着三个“大头远”的聊天框截图,分享给微信好友,发送至大头远。

放下手机的李熏然笑得跟个恶作剧得逞的孩子一样。

 

凌远看着李熏然发过来的图片,嘴角不自觉地上扬。医院里的护士们说,当一个人赋予了你一个特殊的备注时,那么你在这个人的心里大概就是处于一个比较特殊的位置了。虽然自己也不怎么想接受自己的大头,可是大头远在这个时候听起来,居然觉得有些莫名的愉快?

 

凌远学李熏然,把跟小卷毛的聊天框截图,分享给对方。

李熏然盯着“小卷毛”三个字,脸微红。小这个字吧,怎么样都有种亲昵的感觉。

 

于是后来,两个人开始了每天时不时的问候对话。

大头远的养生日推,“早餐喝牛奶的话记得搭点面包馒头类,不要空腹。”

小卷毛的小牢骚,“天天开会!天天汇报!”

大头远收到小卷毛的早起提醒,“大头远,起床啦!大头远,快起床!大头远,起了嘛?!”

小卷毛收到大头远的用餐邀请,“下班一起吃饭?”

……

 

自从和凌远的聊天变成日常的一项活动后,在握着手机盼着对方的消息的时候,李熏然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喜欢上了凌远。并肩走在凌远身旁时,发现自己余光里满是身旁人的侧脸,李熏然觉得自己应该是喜欢上凌远了。面对面吃饭,自己的筷子不听话地把一颗最爱的丸子放进凌远碗里的时候,李熏然确定自己是真的喜欢上凌远了。

 

凌远咬着暗恋对象夹过来的丸子,第一次觉得自己以前不爱吃的东西怎么可以这么美味。小警察爱吃路边的香辣小龙虾,凌院长觉得路边的总是不那么干净,于是百度了教程,买了食材,隔三差五地就喊小馋猫过来家里宵夜。这叫爱屋及乌?凌远大概推断了一下这些好吃的就是“乌”,直接就确定了自己爱上的这个“屋”是李熏然。

 

在看到庄恕大摇大摆地送季白上班,接季白回家的时候,李熏然开始觉得暗恋是一件挺痛苦的事。当整个医院都对谭宗明提着保温盒上医院跟赵启平共进午餐这件事习以为常的时候,凌远开始思考如何才能成功牵手小卷毛的终身大事。

 

李熏然决定先发制人,好像隔着屏幕表白相对来说要轻松些?“大头远,大头远,我好像有点喜欢你了,怎么办?”

手机没有提示新消息。对方没有正在输入。李熏然丢开手机躺在床上,就这样有预谋地说了出来,心里满是莫名的释然,还有压不住的期待。

凌远抓着手机,把小卷毛的消息看了一遍又一遍,确定对方确实是在跟一个叫大头远的告白,幸福来得好像有点突然?“那我就天天给你做饭,早饭,午饭,还有晚饭。”

“宵夜呢?”

“现在马上做。”

“就来。等我。”

“慢点。等你。”


过去,他想有人陪着,想有人能携手并肩。他想有人伴着,想有人能同看云起云落。他想有人随着,想有人能共看黎明前的星空。现在好了,他有他伴随在旁,共看日升日落,同尝苦辣酸甜,而不是一个人。

就这样一起走下去吧,就这样一路走下去吧,就这样相伴相携,守完这一生完满岁月吧。


------------------------OOC分割线------------------------


评论(4)
热度(85)
 

© 海绵宝宝 | Powered by LOFTER